宿桃画

CP可逆不可拆

【快新】怎么拯救一对IQ极高但是一和对方碰面就会EQ下降IQ减半的男男【骗你的啦】

吾妻智和:

很多地方都很奇怪。

这就是my style。

QAQ其实是我写着写着就把设定踩碎了。

正文

责任编辑黑羽快斗X恋爱小说家工藤新一


不着调的漫画家必须得配一个特别着调的编辑,在漫画家脑洞满天飞套路一起来的时候好及时阻止他干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那,一个不着调的小说家呢?是不是也得配一个特别负责特别能干的责任编辑呢?

铃木出版社的大BOSS铃木园子小姐冲前来取材的记者君摇了摇她那根葱白美丽的手指,眼睛弯成了月牙笑道:“你听说过这样的说法吗?好像是中国那边的俗话,叫一个锅配一个盖,我们社讲究的是随缘,一切都看缘分的,我给了手下的编辑足够的选择空间,让他们自己去挑想负责的人~”

记者君脑子里转了转这位大小姐的话,瞬间就黑线了:那不就是说小说家是完全没选择的那一方嘛!

↑不不不,重点不在这里吧记者君!

“啊,失礼了,其实我们今天来取材的同时还有一个请求,就是想要见一下那位传奇的小说家……不知道,是否可以?”记者君这才想起自己的首要目的,忍不住朝前坐了一点,试图用真诚的目光打动铃木大小姐。

“哦呵呵呵呵,那个人的话,你现在是见不到的哟~”

“诶?”

“现在是特殊时期嘛~”

“您是说?”

“deadline哟,deadline~”


原来如此……今天是工藤老师的死线期吗?原来这位也是会有死线的……长见识了。

记者君在心里默哀了几秒完不成采访工藤老师的任务,随即就向铃木园子提出了采访其他小说家的愿望。

大老板办公室里的取材先放在一边不谈,让我们来看看底楼的大堂吧。


“哟黑羽!”

“哦,高木副编辑长,好久不见!”

“今天也要去做恶人吗?”

“哈哈哈,是啊……”

“你也差不多该习惯了吧,工藤君其实现在已经很好啦……”人特别好也特别好欺负的副编辑长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肩膀,刚想给他科普一下最初入社的时候工藤新一到底有多难搞,然后就被他的上司,总编辑长佐藤美和子喊走了。

“不要打扰黑羽君做事情!今天可是特殊的日子,你也快点去工作!”

“是!”

黑羽快斗摸了摸后脑勺,苦笑着和被拖走的高木以及拖走他的佐藤打招呼,一路提着自己的背包走向车库,准备驱车前往位于米花町的魔王城——工藤宅。


住在魔王城里的魔王、咳,工藤宅的主人工藤新一是铃木出版社的一块大招牌。相貌英俊,头脑灵活,逻辑推理能力逆天,脑洞巨大,从不拖稿,知识储备量堪比图书馆电脑的年轻小说家,在业界里也是很少见的优秀人才。工藤新一其人竟然能把以上全都占了,实在是让大家惊讶:真是好厉害啊工藤老师!

就是有一点可惜。

连续十个月囊括了“本月最佳推理小说奖”、“悬疑小说阅读排行top1”以及各类大小奖项的工藤老师,是一个恋爱小说家。

对,一个推理能力超强,情商超低,并且拥有轻微事故体质的恋·爱·小·说·家。


当初黑羽快斗打算接手众人口中的工藤老师时,听大家说工藤老师其人在遇到事件的时候作出推理有多帅气,碰见犯罪现场也毫不慌张,冷静地协助警方破获了多起杀人事件……

总结了一下发生在这位工藤老师身上的事情,黑羽快斗真的是佩服他:这个人的人生模式肯定是hard吧?只要出门肯定就会遇到事件……

不过……工藤老师,是写恋爱小说的吧?我,诶?我是恋爱小说编啊!!!老师你的出名路线跟普通作家不一样啊!

第一次的时候,他战战兢兢地由总编辑长带领去见负责的作家。在工藤宅的大门敞开之前黑羽快斗的脑海里已经闪过了无数幻想的人影。

‘拥有这样的才能和人气的工藤新一,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一切的胡思乱想都在见到那个人的瞬间停止,仿佛被利刃斩断一般,脑海里、眼前,只剩下了他的身影。

“……哇……”


那时候的工藤老师……给了他什么样的回应呢?

车子越发接近工藤宅,黑羽快斗暂停了脑内的回放小剧场,把车停在安全区域,对着镜子开始整理他那一头凌乱的短发。

‘这样,简直就跟要和暗恋的少女出去约会的毛头小子一样啊……’

黑羽突然顿住,扯了扯嘴角。最后一脸纠结地抓起背包冲向了工藤宅,顺手打乱了才顺好的头发。

“我又不是来约会的!”

他这么和自己说道,在门前站定,深吸一口气,按下了门铃。


“打扰啦!工藤老师!我是黑羽!”

正在工作中……好吧,勉强算是工作中的一项,工藤新一从书房的书堆里抬起头,听见了窗外那个家伙的喊门声。

“……黑羽,没有钥匙吗?”工藤老师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在某人上一次不请自来的时候把钥匙收回去了,于是努了努嘴,收拾了一下身上穿着的常服,准备下楼给他的编辑开门。

途中经过洗手间的时候下意识去找了个镜子理了一下衣领和头发,大概五分钟之后才施施然跑去门口,和某个用小狗一般眼神看他的人对视。

‘眼睛……对上了。’


这是谁先想的我们以后再说,现状是,隔壁出门准备去接女朋友吃饭的阿笠博士发现,他好友的儿子与一个乱发的青年隔着铁门相对无言,看样子还有继续站下去的节奏。

‘总觉得有种奇妙的气氛呢。’阿笠博士转念一想,年轻人嘛,大概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开口,或者不好意思开口吧。

然后人生的大前辈阿笠博士选择无视他们直接开车走。不过他走之前有按一下喇叭提醒那个脑袋毛绒绒的青年不要挡住他的道。


“你想站在那里和我说话吗?”

‘啊今天的工藤老师也是这么高洁凛然声音真好听啊……’

当然我们优秀的编辑黑羽君是不会在负责的作家面前继续犯傻的,这样不好,会让老师看到他不完美的一面的。

“你好啊老师!我们进去说话吧~”

‘啊工藤老师看我了,他朝我点头了!’

工藤走在前面,分析了一下黑羽的举动,觉得不太能理解:‘这个行为模式,游戏脚本里很少,不好分析……黑羽,现在是很开心吗?果然是因为截稿日之前能拿到手稿的原因吧。’

“老师~我们快去书房吧!”

“啊?”

“不是要拿稿子吗?”

“哦……黑羽!”

“是!”

“我……我做了柠檬派,你要吃吗?”

“好!”

不管工藤老师说什么都是just say yes的黑羽快斗非常利落地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目送工藤新一上楼,心里有点dokidokiwakuwaku,完全没有去想为什么厨房就在大厅旁边,工藤还要先去楼上,他去干什么呢?


当然是去收拾一地的书本咯~

“PSV、游戏……啊,前天买的校园drama……可恶,这种时候我需要你啊兰!”

实岁二十四的工藤新一其人,家政基本靠青梅,奈何青梅表示成年了新一就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啊!然后毅然决然地跑去帮助铃木园子,希望生活废的新一可以拥有照顾自己的能力!

多么励志,多么为人着想!

“兰……”

【黯然神伤的工藤老师的脸,大概可以卖这个数呢。】


‘啊怎么整理都弄不好啊这堆漫画和游戏!’一地狼藉,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场景吧。

基本粉色系的书籍,封面lovelove的卡带包装盒,唯一纯黑的就是他自己逛街买来的PSV了。

由此可见,工藤老师真的是非常努力地想要成为一个立派的恋爱小说家呢。

这样努力却又有些笨拙得可爱的工藤新一,自然是谁都无法去责备的。

可关键是谁都不知道啊!

要是一开始就有人知道工藤新一其实EQ有点低对恋爱情结这种类型的存在不好对付,那工藤老师估计上的就不是悬疑小说榜了。

他得上励志作家榜。


最初园子和他签合约给他安排责任编辑,他想过要寻求专业的编辑的帮助。

然而失败了。

历任编辑都被他的推理逻辑折服,在他面前似乎都不会说个不,也没有什么对作品情节的意见或者要求。只是在截稿日前恭敬地来拿稿子,然后夸奖他一番就驱车离开。

有一段时间他想过是不是该放弃写恋爱小说呢?

呵,那些也不能叫恋爱小说吧……

比谁都清楚自己文笔和风格的工藤新一非常痛苦。

直到,有一天,佐藤美和子带了一个陌生面孔的青年来到他家。

和青年视线对上的那一刻,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不是看到了不好的东西的不舒服……是因为从未有过的感觉而感到了陌生,对于新事物的不理解,还有悸动。

‘空气有点稀薄……’

他正想着怎么跟他打招呼时,对面的青年突然就“哇”了一声,那个字里面似乎也包含了很多情绪,当时他不太明白,下意识地利用以前的经验做出了反应。

“对初次见面的人就表现得这么夸张吗?黑羽君,真有趣。你,就是我的新编辑吗?”


事后佐藤总编辑跟他说过他那时候一脸的高贵冷艳,她差点以为黑羽的脸会瞬间变色。毕竟黑羽快斗也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

不过当时黑羽的反应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惊讶、尴尬、手足无措……

黑羽那个时候,是怎么表现的来着?

“想不起来了……”


不过他加量地开始采购少女漫画和乙女游戏倒是黑羽担当责任编辑之后才发生的事情了。

……理由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好像下意识地就是想去了解什么。

但是,到底是想了解什么呢?


“呃,工藤老师……您怎么了吗?”

也许是长时间等候让黑羽觉得不对劲,他上楼敲响了书房的门。

瞬间工藤新一整个人就僵硬了。

他刚才,是要干什么来着?对,整理这堆狼藉,诶?怎么就突然自说自话地开始陷入回忆了!

这样不就仿佛、仿佛……

他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愣在了原地,抱着一堆漫画开始不知所措。

“老师!工藤老师!您没事吧?!”

估计是得不到一点回音,黑羽有些急了,他担心工藤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用力敲起了门。

敲门声和他内心的思绪一起搅乱了工藤新一的思维,这种时候人一般会用能保护自己的反应去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伟大的工藤新一老师,文学界的新星,万千读者心里的神,连恋爱都不知为何物的呆瓜——

一秒钟扔了手里的东西,冲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好,闭上了眼睛。

‘装作睡着!对,我失去意识了!’


“我开门了!等着我,新一!”

着急的时候,人都会去忽略一些细节,所以黑羽快斗甚至没有去思考一些为什么,就撞进了书房。他这时候也忘记了自己平时一直喊的是什么,刚才脱口而出的,又是什么。

椅子上看上去像是在小憩的人似乎是被他吓到了,缩了一下脖子,眼皮微颤,继续一动不动。

黑羽觉得自己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从狂跳慢慢恢复到正常,虽然时间有点久,但是最后还是平静下来了。


“原来……只是睡着了啊。太好了……”

工藤新一的肩膀略微动了一下。

“还以为,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不过也是啊,这里是您自己的地方。是我想太多了……”

黑羽的声音很轻,似乎是怕惊扰睡梦中的人,不过对于一个正在装睡而且目前感官特别敏感的家伙来说,那些话语可是清清楚楚,听在耳朵里就感觉到有火在胸口烧呢。


‘黑羽……’

他想呼唤他的名字。

“老师……新一,你好好休息。我还是,明天再来吧,对,要给他留一张字条。”


工藤咽了一口口水,心跳如鼓,近了,靠近了……下垂的手缩在袖子里,偷偷攥紧。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

今天他们都很奇怪。

之前还是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就会变成这样呢?


“那,我走了。”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消失,工藤新一感觉到黑羽就站在自己身边。

‘如果不挽留的话,总觉得会失去什么的机会!’


“不……”

黑羽快斗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衣摆被睁开眼的人扯住了。

在他准备开口说什么之前,被坐着的那个人的表情打动了。

‘他,脸红了……哇,怎么办工藤老师你犯规啊这样连责备的话我都说不出口了虽然我原本也不可能会说出口啊!好、好可爱……’

“诶?”

在黑羽的眼里,脸颊泛红的工藤老师,欲言又止地朝他张了张嘴……嘴……嘴,然后——


他把工藤新一想说的话都堵上了。

嘴唇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眼睛都张得大大的,看着对方。

‘步骤有点快……不对,我到底在干什么!分开……不,要死也要死得有价值!’

‘……’这边的人掉线了。



“新……”

“不要走啊!”

“诶?”

“你、你身为一个责任编辑的职责呢!”

“啊,啊你说的对!我是来拿稿子的!”

“都在U盘里你拿吧。”

“哦。”

“……你可以走了。”

“啊。”果然,被看作是拒绝来往的人了吗?


“喂!”

在黑羽快斗打算迅速拿了东西离开的时候,他又被叫住了。

神色有些复杂地回头,映入眼中的是工藤新一故意扭过的侧脸,还有一只通红的耳朵。

“身为我的责任编辑,你怎么能没有我家的钥匙呢!”

“……”

“拿去。”




“啊呀,黑羽君,看上去很高兴嘛,发生了什么好事吗?”出版社前台的小姐姐看到了一个摇摇晃晃走进大厅的黑羽快斗,关心地问了一句。

“好,嗯,好事!我今天,大概是,最幸运的一个人了!”

说完一整句话,他显得特别亢奋,迅速地打了招呼,窜进了即将关上的电梯。



“啊,幸好只有我一个……不然我的形象可危险了。”

“嘿嘿嘿,本大爷果然是世界第一幸运!啊,下个月截稿日什么时候才回来呢~工藤老师……新一……啊!超可爱啊!”




好了好了。

谈恋爱了不起哦。




END













评论

热度(122)

  1. 宿桃画吾妻智和 转载了此文字